GTC2022
当前位置:白鲸出海 > 资讯 > 正文

走近元宇宙2期|对话花房集团CIO陶沙:元宇宙无共识不是坏事

辛童  • 

走近元宇宙而已,还不是走进。

image.gif

走近元宇宙系列专栏,是白鲸出海为帮助大家了解真实的元宇宙、尤其是元宇宙社交赛道的真实情况而开设的月更系列专栏。

希望通过与元宇宙从业者的对话,帮助大家了解在元宇宙浪潮下行业发展的真实情况以及从业者们的思考,完成去惑、去魅、去元宇宙 PTSD 的任务。

(提示:由于元宇宙发展尚处于早期阶段,因而不同从业者思考千差万别实属正常,请大家理智思考、礼貌交流,所有内容均不构成投资建议!走近没问题,但走进需谨慎)

在笔者三年前刚刚入行时,就常听投资人和其他创业者朋友们提起陶沙,称其是为数不多真正渗透到北美年轻人社交市场的中国创业者,大家常用“年轻、帅气、有为”来形容他,便也多留心 HOLLA Group 和陶沙几分。

不过一直都只是微信之交,尽管偶尔会围绕某个产品进行简单探讨,但始终没能“面基”。直到 2021年,才因工作原因和陶沙开始有了更多接触,先后两次围绕 HOLLA App 和社交赛道的现状与未来进行过交流。

而相较于去年,2022 年的社交&泛娱乐生态发生很多变化,其中最高频出现的词汇是“元宇宙”,因而笔者再次走进了花房集团 CIO、HOLLA Group CEO 陶沙的办公室,并就“社交&泛娱乐与元宇宙的关系、Web3 与元宇宙的纠缠以及虚拟世界与社交世界的关联”等话题展开了探讨。

image.gif

花房集团CIO、HOLLA Group CEO陶沙

“非共识”是大家对元宇宙的最大共识,这不是坏事

“偶尔和一些很久没见的朋友联系,得知其在尝试元宇宙创业时,我大概率会问具体是在做什么呢?这种感觉就像20年前有人说自己在做互联网创业,我们没办法一下得知对方到底在干嘛”,这是陶沙在被问及如何看待元宇宙概念目前发展阶段时的回答。

大家在做不同的元宇宙

“大家都在做元宇宙,又似乎在做不同的元宇宙,但这并不是一件坏事。有人认为Avatar是元宇宙的落地核心、有人认为可以自由位移的世界更重要、有人认为世界自由创造最为关键,也有人认为资产上链才是元宇宙的第一步,意识不同,自然选择和努力的方向也会有所不同。”

这种情况,某种程度上是由科技从业者的信息获取渠道和所在圈层不同导致,不同背景的从业者很难突破圈层隔离去了解甚至进入下一个圈子,这就是为什么常出现大家都在聊元宇宙却聊的是完全不一样的元宇宙,但并不影响大家都在推动元宇宙概念向前发展。

image.png

世界上的公司基本上可以分为‘硅基’和‘碳基’两大类。(硅基公司这里指芯片驱动的公司,而硅是芯片的主要材料;碳基公司这里主要指实业公司,而碳的作用无需过多解释了)绝大多数互联网公司分属硅基公司,主要提供线上服务或虚拟商品。美团、滴滴、抖音都是移动互联网的产物,分列不同赛道但都推动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而移动互联网的进步使越来越多的人可以更加高效便捷地使用不同产品和服务。现在,这种情况正在元宇宙概念中被复刻。

‘元宇宙概念’不是平台与用户的有效沟通方式,用户不会因为平台是元宇宙而买单,而是其产品提升了用户的沉浸感与体验感。目前,我们所有从业者努力的方向都是为社交与娱乐的下一个形态做准备,而努力的终极结果或许就是‘无需再用上网来形容用户使用网络的状态,而是身处其中、沉浸其中’。

我是一个价值驱动的‘产品经理’,为用户带来体验升级,不断提升产品使用价值,比产品本身够不够元宇宙更具吸引力。”

花房集团,向元宇宙进发

陶沙提到花房集团正尝试布局元宇宙,将割裂、碎片化的产品和服务拉通,构建一个丰富多元的社交娱乐生态,为用户提供下一代社交娱乐体验。据了解,在这个社交娱乐生态中,用户对每一个产品的切换就像在不同的场景里穿梭,在每一个场景中的创造和消费都可以实现互联互通,满足用户更加沉浸、开放、多元的社交需求。

“花房集团旗下业务的本质是连接人与人。不论是用户与用户的连接,还是用户与主播连接,都让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更加紧密。在畅想的元宇宙场景中,花房集团作为社交娱乐服务提供商,会不断完善产品和服务体系,探索建立新的关系,比如虚拟世界的社交关系,拓展出更多虚拟世界的创新场景,为用户提供更为极致的沉浸式体验,打通真实世界与虚拟世界的娱乐社交次元壁。

image.png

目前行业中对一些‘元宇宙’App的不屑也可以理解,部分团队用一些粗制滥造、低性能的Avatar做一个功能,就称自己在构建元宇宙,而一些从业者会将这样的产品和在视觉效果上有明显优势的3A游戏进行比较。但实际上,认真做产品的社交娱乐公司在元宇宙的构建上可以提供更加独特的视角。

因为社交产品主要还是通过深度了解用户心理,来满足用户需求。在一个更加开放的元宇宙世界里,不是格式化的PVE和PVP的场景,而是更多人与人之间的自由互动。

那么,花房集团这样的社交娱乐公司完全可以利用多年来对市场的积累和判断,更好地连接元宇宙中的用户。我们认为,现象级的元宇宙产品,大概率不是游戏工作室做的。”

在回答完笔者的疑问后,陶沙又反问笔者,“你觉得一个社交&泛娱乐产品是不是元宇宙产品真的重要吗?Web3、Web3.0以及元宇宙定义不相同真的很恐怖吗?在这件事上较真的价值真的更大吗?只要大家的目标都是构建更加开放、自由和去中心化的世界,实现路径不同又有什么关系”。

笔者似乎无法给出“正确”的答案,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讲概念并不是一件需要惭愧的事。

诚然,过去2年越来越多的社交、泛娱乐、游戏公司扛起了元宇宙大旗,也有人浑水摸鱼。但不可否认的是随着人才的流入、大众的关注、资本的加持,沉浸式社交娱乐行业正在快速进步,开放、多元、有趣的虚拟世界正在逐步成为可能。

而在关于元宇宙共识与非共识讨论的最后,陶沙又再次强调,关于元宇宙当下的产品形态是非共识、自由与去中心化是共识,而为用户提供更多价值也应该是共识。

真真假假,元宇宙的困与梦

越是前景广阔,越是来路艰难。尽管元宇宙在过去两年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关注,但也不得不承认要想真正实现元宇宙梦想仍然存在不少阻碍。陶沙根据自己的经验和了解给出了一些自己的洞察。

元宇宙前进面临的“具体”困难

“1、人才供给与技术能力。人才供给应该是最直观也最核心的问题,一方面,部分具备元宇宙赛道所需技术和能力的人才尚未做好加入元宇宙赛道的准备;另一方面,目前元宇宙所需人才在某种程度上与游戏公司出现了一定重合。

目前不少元宇宙公司会借助 Unity 引擎完成虚拟形象系统的研发,但相关人才大多为米哈游、莉莉丝、腾讯等游戏公司所用,而游戏本身又是同时具备前景与收益的行业,很难撬动这部分人才。而场景和UGC更是需要更加专业的技术和更具想象力的视角,头部人才紧缺难寻,人才制约可能会是一个长期的挑战。

从实际情况来看,最顶级的人才可能也无法在短期内实现元宇宙未来所需技术,即使是众多资本加持、团队强大的无聊猿 NFT 母公司旗下的元宇宙产品 OtherSide,也才刚开始测试容纳最多 4300 人同时进入虚拟世界交互,而这目前基本已经是世界顶级水平。

image.png

OtherSide官网截图

2、开发者角色转变。目前来看,人们更倾向于元宇宙世界开放、去中心化和可创造,但这似乎与过去几年成功存活下来的游戏与社交公司的运营逻辑有所不同。

以游戏赛道为例,多数成功 MMORPG 品类游戏产品都是构建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通过清晰的世界规则来鼓励和制约用户的活动,甚至可以控制用户痛点、爽点与痒点的节奏,并通过统一的世界观来定义用户行为,以上几乎是所有优秀游戏制作人必备的能力。

可这显然与元宇宙开放世界定义相悖,元宇宙创业者需要转变顶层架构的思维,只有更加包容的世界观和价值观才能更好地实现产品规模化。

3、设备局限性。手机的叙事能力相对较弱,但复杂设备的便携性又不够好。设备的便携性与设备带来体验的博弈也是制约元宇宙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手机、电脑、AR、VR 设备的发展或其他新设备的发明都是影响元宇宙发展的关键因素。

4、资金。无须多言,一套纹理清晰、款式新潮的虚拟服装的底层开发需要不菲的费用,这已经足以劝退绝大多数公司。”

尽管困难重重,元宇宙前路也并非不可追。

元宇宙前路可追

陶沙认为,从市场来看,不同的市场土壤可能会孕育出不同的元宇宙产品。

image.png

·土壤不同,但都具备生命元素

从现实情况来看,美国具备更顶尖的人才、更先进的设备和更一线的资本,用户付费习惯非常好、Gen-Z 数字化程度极为高,这都是促进元宇宙发展的有利因素。但从另一个角度看,东南亚和拉美等市场氛围相对宽松,Web3 友好、用户具有强烈 UGC 意愿,也是不错的元宇宙土壤。我们甚至很难预判,元宇宙到底会在哪个市场更先实现。

·五感类似,铺开逻辑相近

尽管无法完全触摸到元宇宙世界,但也可以从现有的互联网世界中窥探一二。在“硅基世界”中,目前社交产品的很多强留存行为和强消费行为,不少都来源于对用户“碳基世界”的感官刺激,如果能找到将感官刺激与用户体验平衡的方法,并将其进一步延伸至虚拟世界,或许也是加速实现元宇宙愿景的可行方法。

除此之外,创建元宇宙世界的过程与过去几年的全球化浪潮相似,产品不再面对单一市场,而是进行全球发布,再针对不同市场做本地化运营,TikTok 如此、HOLLA Group 也如此。

而元宇宙世界亦是如此,搭建一个全球用户自由联通的平台,如何让不同语言和不同文化背景的用户紧密联结,就与应用的全球化与本地化逻辑有异曲同工之妙了。

加之,越来越多的品牌尝试与元宇宙概念公司合作营销,或者接搭建自己的元宇宙世界,也都在加速公众对元宇宙的了解和期待。

·Web3与元宇宙的关系

除了困难与机遇本身,陶沙还谈到了 Web3 与元宇宙的关系。

image.png

“我观察到的一个趋势是:构造虚拟世界的产品大多选择将虚拟资产上链。

元宇宙产品大多数都会考虑 UGC 的虚拟资产生态,一方面帮助用户对资产进行确权并允许这些资产(比如虚拟人物的穿戴、持有装备)自由交易,激励生态创作者持续生产内容;另一方面,从链上资产的交易中收取手续费也是一个很好的商业模式。

未来可能看到元宇宙产品会尝试通过 Token 来募资,会把购买资产的交易货币上链,类似将 Robux变成 ERC-20 Token。

总得来说,Web3 和元宇宙的关系,在我的视野内,还只限于资产端的上链。”

·探索未来,持续创新

‘元宇宙’这个词汇本身携带的想象力,就已经足以让坚信世界可以被改变的信徒们狂热,建造一个新的世界、融合多个世界有着巨大的驱动力。最近花房集团内部在运营一个虚拟人IP,除了能动、能笑、能歌善舞,最重要的是她也有自己独立的世界观和价值观,很魔幻但很美妙。”

面向未来,花房集团坚持拥抱内生和外延的创新机会,通过孵化投资的方式找到更多的业务增长点。而对于投资选择,花房集团和陶沙似乎也有一套自己的投资逻辑。

“(1)一次成功的创新超过八成可归因到一个优秀的 CEO,所以花房集团竭力去寻找最优秀的 CEO,且及其重视所支持的创新项目的 CEO;

 (2)公司的创新逻辑和风险投资寻找投资标的逻辑有非常大的区别,所以创新方向的选择是有方法论的,并非凭空盲抽,我们会利用深厚的行业认知去验证我们相信的假设,这样可以增强资本的使用效率,不会像 VC 一样广撒网;

 (3)我们会尽可能地为创新项目输送业务、管理上的资源,真正提高创新项目的成功率。”

在对谈的最后,陶沙向笔者介绍了两个尚未公开面世的元宇宙产品,当笔者评价其中一款元宇宙社交产品完全不落入俗套时,陶沙也只是笑着说,“用户价值最重要,用户体验是检验产品未来的唯一标准”。

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元宇宙,如果可以,我们希望了解您心目中的元宇宙愿景、或者你和元宇宙的故事,走近元宇宙系列专栏期待与您的下次相遇。


【本篇文章属于白鲸出海原创,如需转载:1、网站端请注明出处,并在文章中附带白鲸出海原文链接。2、微信公号及其他自媒体平台需联系授权方可,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友情提醒:白鲸出海目前仅有微信群与QQ群,并无在Telegram等其他社交软件创建群,请白鲸的广大用户、合作伙伴警惕他人冒充我们,向您索要费用、骗取钱财!


扫一扫 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白鲸客服微信白鲸客服微信
微信公众账号微信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