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鲸出海—让中国互联网服务世界
{{user_info.user_name}}
您当前是白鲸会员
开通VIP,享受更多服务
会员到期时间:{{user_info.expire_date*1000 | formatDatebyDay}}
合作查看次数: {{users_vip_equities.view_cooperation || 0}}次
合作发布次数: {{users_vip_equities.release_cooperation || 0}}次
公司查看次数: {{users_vip_equities.view_company || 0}}次
榜单下载次数: {{users_vip_equities.download_rank || 0}}次
报告下载次数: {{users_vip_equities.download_book || 0}}次
鲸币数量:{{user_info.jingbi}}
发布
当前位置:白鲸出海 > 资讯 > 正文

从印度小镇青年到SHAREit的传奇之旅

Annie Liu  • 
本文由 志象网 撰写/授权提供,转载请注明原出处。

如果你是一名生于印度南部泰米尔邦某小镇的青年,在印度 IT 之城班加罗尔工作。周末,你打开手机想看视频来打发时间,在某视频 App 的搜索框停留了十几秒,还是没有明确目标。

退回桌面,打开蓝色图标的 SHAREit,首页给你推荐了巴拉巴斯(《巴霍巴利王》主演)的最新电影预告片,和另一部大热的泰米尔语电影的插曲。

身份.webp.jpg

即便你位居班加罗尔,但它根据你的行为数据和分享喜好,为你推荐母语内容。在 SHAREit 印度总经理王超眼里,4 亿印度用户的未来,正在到来。

SHAREit(茄子快传)的开发团队远在几千里之外的北京后厂村。《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弗里德曼在他的名作《世界是平的》,对班加罗尔不吝溢美。即便如他,也难想象被移动互联网拉平的美丽新世界:一名泰米尔小镇青年不离手的应用,开发者是一群北京后厂村的年轻码农。

几年前,SHAREit 在海外收获几亿用户的消息传回国内,许多人才记住它的中文名茄子快传。目前在全球范围内拥有超过 15 亿用户,稳居 41 个国家 Google Play 工具类榜单排名第一,64 个国家 App Store 效率榜排名第一,目前已经成为印度,印尼,中东,南非,俄罗斯等国家和地区的“国民应用”。

SHAREit(茄子快传)诞生于 2012 年企业内部的一次团建。深山里手机信号不足,没办法分享刚拍的照片,于是催生了开发一款可以无网近传手机 App 的想法。

随后,SHAREit 在印度开花结果,以跨平台快速无网传输的特点迅速打开印度市场。这是中国应用出海的一个缩影。根据 App Annie 的数据,2017 年,印度 App 市场占比最大的两个国家分别是美国29%,中国 16%,印度本土 App 仅占 9%。

不过,印度互联网市场瞬息万变,中国工具型 App 在取得巨大先发优势后短短几年,不得不面临同样巨大的挑战。工具时代尚未结束,内容时代已至:短视频、社交媒体、直播、新闻聚合的创业在印度方兴未艾。

工具型App何处去?

印度小镇青年

19 岁的 Pradumna 在印度北部城市巴特那读大学,15 岁那年,他有了人生中第一部智能手机,从 Google Play 的工具类 APP 列表里下载了 SHAREit。之后,他换了三次手机,每部手机安装的第一个APP 都是 SHAREit。

“我需要用它把旧手机上的文件传输到新手机上来。”Pradumna 说。

 Pradumna 的父亲拥有一家工业原料加工厂,手下有十来个工人。两年前,为了便于给工人们分享文档和视频,他推荐他们都安装了 SHAREit,使用群发功能,几秒钟就可以把材料发给每一个人。平时工人们也会用 SHAREit 传输音乐,观看有趣的视频或电影。

印度人痴迷电影,热衷分享,但是网络不稳定,而且爱惜流量。因此,起初用户在 SHAREit 平台上获取内容的方式多为“离线”,即从朋友或提供电影下载的商贩处获取。

智能手机刚开始普及的印度,移动终端的版本非常多,SHAREit 针对多终端传输性能进行了优化,提高了传输稳定性。

多语言、易用性和多终端支持的结果就是,SHAREit 不仅在大都市站稳脚跟,同样深耕落户到了小城市和城镇青年的手机里。王超告诉志象网,一个最典型的 SHAREit 印度用户,他是年轻男性,中低收入水平,居住在大城市非中心区域和二三线城市。使用的语言可以是英语,印地语或其他本地语种。

这些数以万计的“小城镇青年”,也真正影响了 SHAREit 在印度的轨迹。

在 Google Play 里,SHAREit 有 700 多万条评论,王超告诉志象网,SHAREit 的社区运营就是从这里开始的。在评论区,经常有来自各个国家、使用不同语言的用户提出关于 App 功能的建议,还会有其他用户在下面“盖楼”,后来,他们都成了 SHAREit 的“编外产品经理”。

目前,SHAREit(茄子快传)负责社区运营的团队有十来个人,还有用户参与协助运营,活跃的用户社区大约有 1000 多人,持续给团队关于产品的反馈。

据介绍,SHAREit 的群发功能想法就是用户提出的。

Jio 时代和工具转型

2016 年 9 月,移动运营商 Jio 开始免费向印度用户提供 4G 服务,带动了一波流量降费潮。

志象网记者在班加罗尔购买的流量套餐,2.5G 每天,包 28 天,折合人民币仅 34 元。

这是印度互联网历史上的 Jio 时刻,越来越多的印度人开始愿意为廉价流量付费。这是印度互联网的高光时刻,与之同时,盛景之下,中国工具企业在印度产生集体焦虑。

SHAREit(茄子快传)曾被出海圈的人称为过渡性产品。如果印度的网络普及继续突进,一旦达到中国水平,它的价值何在?

在印度除了 SHAREit,不得不提的还有 UC 浏览器、CleanMaster(猎豹清理大师),以及视频编辑软件 Viva Video(小影)等。工具属性让他们很容易被用户接受,但作为工具“双刃剑”效应明显,用户用完即走,缺乏黏性,如果有更好的工具,用户就会随之迁移。

从收获用户到留住用户,转向内容平台是所有工具属性的 App 的无二之选,以在印度拥有大量用户的视频编辑软件 Viva Video(小影)为例,它希望转向分享型社区,但用户将它作为编辑工具、用完即走的认知很难改变。

而 SHAREit 不同于此,更准确的说它是一款用户型的社交分享产品,基于跨平台,无需网络,快速传输,多种文件格式分享等特点,用户自分发及线下传播属性,有着强大的用户壁垒,印度市场超过 80% 的内容和应用是通过 SHAREit 来分享的。用户一旦形成了使用惯性,就很难迁移。

SHAREit 要怎么做内容?相比其他中国应用,它的“核武器库”便是大数据。每天,数以亿计分享行为产的海量数据,这给 SHAREit 带来巨大优势,由此了解印度网民内容消费习惯。

SHAREit 的工程师发现,4G 网络在印度普及后,内容分享慢慢从线下向线上转移,印度用户更倾向于浏览而不是搜索的行为。

“SHAREit 正是在印度这样的一个特殊的阶段、一个特殊的人群里,由于他们特殊的需求而产生了这样一个特殊的产品。”王超用了四个“特殊”,来否认 SHAREit 是“印度版 XX”的说法。

有了智能手机,但没有网络——SHAREit 开始做传输,方便用户之间进行内容的分享;有了网络,但缺乏获取优质内容的渠道,SHAREit 开始做内容分发平台。

“它就是个彻底的印度化的产物,这条路线不是说我们的管理层或者哪个产品经理想了这么一个 idea,”王超说,“而是说用户的需求不断地推着我们往前走。”

SHAREit(茄子快传)内容平台转型升级

2016 年底,SHAREit 在印度设立办公室,进行更深入的本地化运营。高中生 Swapnil Jha 也感受到了 SHAREit 的变化。

他住在新德里东南角卫星城诺伊达,2014 年,他在表哥的推荐下下载了 SHAREit,作为 iTunes 的替代品在手机和电脑之间传输文件。

成长在网络时代的他对科技很着迷。2015 年 4 月,他开通了自己的科技博客,发布自己和朋友写的科技评测。9 月,他写了一篇评测推荐 SHAREit。Swapnil 强调了它速度快、全平台和免费的特点。

现在,他经常从 SHAREit 的分享平台下载墙纸和 GIF 图,浏览并观看最新的电影预告片,如果看到自己喜欢的电影也会下载下来并与朋友们分享。同时 SHAREit 内音乐板块还有海量在线歌曲,在闲暇之余也会听听音乐,放松自己。

做线上内容分发,对于 SHAREit 来说不是“转型”,而是一次“升级”。

原因是 SHAREit 从诞生的第一天起,就天然地带有社交属性,并且是从线下到线上形成的社交网络;其次是,SHAREit 对用户来说,本来就是一个娱乐内容的获取平台,区别只在于从线下的朋友处获取内容,还是从线上平台获取。

“我们更重要的是说,怎么使用技术,让用户更加有效率地获取他们感兴趣的内容,然后把内容在他的社交网络之内,用我们的技术再去传播出去。”王超说。

SHAREit 的野心不止于此。5 月 8 日,SHAREit(茄子快传)宣布收购印度南部排名第一的 OTT 平台 FastFilmz,该平台主要提供泰卢固语、泰米尔语等南印方言的视频内容。近期,SHAREit 还宣布了与 Times Music 的合作, 27 种语言的歌曲将在 SHAREit 平台上线。

谷歌印度的首席执行官 Rajan Anandan 说,在印度 4 亿多网民中,有超过 2.25 亿印度人只能用当地语言访问互联网;印度网民在 YouTube 上消费的内容有超过 97% 的不是英语;另外,即使是精通英语的印度人也倾向于用他们的语言来获取娱乐内容。

谷歌和毕马威去年发布的一份报告估计,到 2021 年,预计 5.36 亿印度网民将使用当地语言获取网络服务,而使用英文访问网络的仅有 1.99 亿用户。不仅如此,Times Internet 还发布了一项题为《数字印度变化的语言面貌》的研究报告,称互联网用户正在向本土语言消费迅速转变。研究表明,印度 8 种广泛使用的本土语言的内容消费趋势都在上升。

种种迹象显示,方言内容将成为大势所趋。

龙象共舞,畅想未来

印度班加罗尔的午夜咖啡馆,两个印度年轻人凑在一起用手机看视频。视频里,一个中国年轻男子在表演搞笑魔术,说着东北话,没有字幕。但这并不妨碍搞笑意涵的传递,年轻人看着视频笑起来。

中国企业出海之前,互联网世界的国际化基本等同于美国化。社交媒体用 Facebook、Twitter,搜索用谷歌,电商用亚马逊。在印度尤甚,它已成为 Facebook 上最大的用户群体。

不过,印度的互联网正在重新被定义。前有 Facebook、YouTube、Netflix 等国际巨头,后有中国公司争前恐后入局,还有本土的内容创业者在资本(很大一部分来自中国)支持下不断冒头。

内容产业繁荣的背后,是内容消费需求的大爆发。在智能手机迅速普及的同时,在上下班通勤的路上和任何琐碎的闲暇时间,手机成了最佳内容消费场所。印度作为一个年轻化的国家,有一半的人口年龄低于25岁,有三分之二的人口在 35 岁以下,年轻用户消费潜力巨大。

在激烈的内容平台竞争里,SHAREit 如何找到自己的位置?王超认为,SHAREit 基于自身稳固的用户网络,以及传输工具起步的内容获取平台定位,可以走出一条独特的“一站式内容分发平台”之路。

而这个平台,其核心依然是数据支撑的精准分发技术和对本土内容消费的深刻理解,而不是通过聚合资源彻底转型为内容型公司。

对于 SHAREit 在印度巨大的规模优势,王超毫不讳言,覆盖率一旦铺下去就很难翻盘,“因为这代表着,比如说我现在卸载 SHAREit,不是因为我一个人要卸载,而是我整个社交圈都得卸载。”

在他看来,印度市场的关键在于“耐心”。他坦言,印度市场的变现短期内“不要抱太大期望”,目前 SHAREit 对于变现也“非常克制”。

“我们需要感知到水温的变化。”他说,目前 SHAREit 以广告的形式做了少量变现,而所谓的“感知水温”即尝试不同的变现方式,来感知何时变现、如何变现。

对于内容分发平台而言,变现渠道大的方面有两种,一是优质内容向用户收费,二是异业合作提供服务。对于拥有巨大用户数量和行为数据的 SHAREit 而言,这两个方面都有着可观的想象空间。

“转折点一定会来。”王超说,“It will pay you big in the coming future(它将来会给你带来巨大回报)。”

本文相关公司

茄子科技(SHAREit Group)认证

本文相关产品

CLONEit - Batch Copy All Data

CLONEit - Batch Copy All Data

阶段:已上线

平台:Android

所属类型:应用


分享文章

扫一扫 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82076
{{votes}}
分享文章

扫一扫 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82076
{{votes}}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与CEO聊合作

(备注姓名、公司及职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