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鲸出海—让中国互联网服务世界
{{user_info.user_name}}
您当前是白鲸会员
开通VIP,享受更多服务
会员到期时间:{{user_info.expire_date*1000 | formatDatebyDay}}
合作查看次数: {{users_vip_equities.view_cooperation || 0}}次
合作发布次数: {{users_vip_equities.release_cooperation || 0}}次
公司查看次数: {{users_vip_equities.view_company || 0}}次
榜单下载次数: {{users_vip_equities.download_rank || 0}}次
报告下载次数: {{users_vip_equities.download_book || 0}}次
鲸币数量:{{user_info.jingbi}}
发布
当前位置:白鲸出海 > 资讯 > 正文

对话亚创CEO田行智:5年4亿用户,泛娱乐出海交出一份成绩单

辛童  • 

北京时间 2021 年 7 月中旬,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笔者和另外两位媒体同行一起走进了亚创的北京办公室,和亚创联合创始人兼 CEO 田行智 Andy 一起聊了聊。

image.png

说实话,进入办公室后笔者有一点吃惊。因为这和我预想的全球头部社交泛娱乐公司画风有点不一样,也和 Uplive 中的特效画风不一样,整个办公区足够大、足够干净,但也绝对算不上奢华,和我们去的其他创业公司没有什么不同,甚至也有亚创的朋友私底下和我透露过,很多办公桌椅是二手交易平台上“淘”来的。

**还没开始,笔者已经开始好奇,这究竟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

如果说前面还只是有些好奇,那进入 CEO 办公室见到田行智本人后,这种好奇则被推向了顶峰。

image.png

(公司办公室照片)

田行智当天穿了一个灰色休闲裤、粉色衬衫,脚上还踩了一双拖拉板、边上放了一双橙色鞋带蓝色鞋面的运动鞋,桌面旁边的柜子上放了一个简易的饮水机和若干茶叶、枸杞。

和此形成强烈对比的是,他的窗户有极好的视野可以清晰地看到国贸楼下、他的背后是一张标记了全球 12 个办公室的世界地图。神奇的是,这些元素融合在一起竟毫不违和,甚至让笔者有些理解到这家公司和其“领头羊”的行业地位。

一个在美国长大的中国人开了一家全球公司

想来,我们看到的一切应该和田行智过去的经历有很大关系。

在中国四川出生的田行智,10 岁就移居去了美国生活和学习。

在拿到麻省理工的硕士学位后,田行智于 2000 年回国参与创立了中国最早一批的社区类网站;在2003 年-2007 年先后在波士顿咨询公司和 Google 任职;2008 年开始在北京创业做小游戏开发;在 2010 年公司被 Zynga 收购后,他担任 Zynga 中国区总经理;2013 年同欧阳云一起创立了亚创。

image.png

不会说话的创业经历,却给了我们两个答案:

1、办公室和田行智本人看起来都很“美式”,是因其在美国生活、学习过很长一段时间,甚至在毕业后的 15 年中有 10 年都在美国公司工作。想来这种美式风格,给田行智带来的浸染,不仅在生活上和穿着上,更在公司发展战略制定以及公司管理风格上。

2、关于田行智为什么会选择创立一家面向全球的社交泛娱乐公司,笔者也找到了答案。亚创所具备的“社交、游戏、移动、出海”等元素,似乎在其公司和创业的过程中,被不经意间集齐了,也就是说,亚创的成立,其实是对其过去十几年工作生涯的一次资源大整合。

image.png

根据田行智的分享,截至 2021 年 6 月,亚创的全球用户量为 4.1 亿,用户覆盖 150+个国家和地区,海外员工占 1500+ 总数的 60%-70%,旗下主要业务包括以Uplive为代表的实时视频泛娱乐产品、以 Lamour 为代表的实时交友产品、以超级星饭团为代表的粉丝社群实时社交产品以及游戏研发发行业务等 4 大模块。

超 4 亿的用户量,在之前几年,实际上是工具类企业出海的“专属”,而亚创分享的数据,更像是对中国近些年社交泛娱乐出海的一次总结。

做全球通用的产品不难,难在做全球爱用的产品

或许是中国人的骨血基因,又或许是在中国工作和生活的经验,田行智的思维在美式中又带着明显的“中国特色”。

田行智在**中提到,“中国社交娱乐产品的技术、模式和能力,我们认为是远超于美国的,而且中国的产品模式对于海外新兴市场实用性很强。美国人的思维是我集中做一个技术,你要用我的,那就你来适应我。但中国做社交产品更加是以客户为中心的,我来适应你。

我认为这样的产品思维模式,十分适合在新兴市场打出一片天地,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用中国式社交娱乐的创新模式和机制。”

关于是否本地化,简直可以说是过去 10 年甚至 20 年,中美互联网企业出海在全球化布局方面的主要差异缩影。而从亚创的实践、探索结果来看,“全球同步布局战略+产品运营本地化”似乎是最好的解决方案。

亚创的策略是从市场、产品&运营以及全球本地团队搭建,三个路径出发的。

五大区域·同步发展

当被问及市场战略选择时,田行智表示“和很多出海公司选择先从一个市场起家再慢慢将成功经验复制到其他市场不同,我们在中东北非、泛印度区、东南亚、大中华区、南美洲等五个区域几乎是同步启动和进行的”。

他认为这样可以更好地发挥区域间的协同价值,更重要的是可以节省出宝贵的时间。

image.png

“不管对于创业公司还是大公司,要想在一个区域成为扎下根、站住脚或者成为当地的龙头企业都至少需要两年的时间,甚至更多年,这也就意味着公司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的精力和资源都会被牵制住,那么时间久了,这些选择“先一再多”策略的公司可能就会被竞对拉出很远的距离”。

image.png

作为“半个局中人”,笔者对亚创的多区域同时发展略有感知。

2017 年,笔者尚在读大学,机缘巧合下成为了 Uplive 的一名校园主播,一开始主要面对大中华区,尤其是中国港台的用户,没过多久就发现有美国、中东的用户和主播涌入。

2019 年,笔者在一次巴西市场的畅销榜单 Top100 产品梳理中,发现了 Lamour 的身影,这也是当时拉美市场唯二的两款中国社交泛娱乐产品之一。

2021 年,做中国出海社交泛娱乐公司盘点时,笔者发现亚创几乎已经在新兴市场实现了全覆盖。

当笔者问到,目前亚创的产品主要聚集在新兴市场,是否有进入成熟市场的计划时,田行智坦然地答道,“尽管美国和日本市场我们也有在关注,但目前的主要精力还是集中在新兴市场,因为在社交泛娱乐赛道很难像电商一样做到赢家通吃,在泛娱乐领域不会有一家公司永远是头部,因为技术永远在迭代、用户需求永远在更新,而成熟市场和新兴市场的需求也有很多不同,因此我们现在还是集中精力满足新兴市场的用户”。

此外,田行智还表达了自己对新兴市场潜力的“看涨”。

“新兴市场有点像中国的下沉市场,这些用户目前的付费能力还不够强、甚至付费习惯也不太好,但是在未来 5-10 年间在经济领域也会迎来巨大的发展,或许没有办法像过去的中国一样有很高的腾飞速度,但至少他们的经济发展也会持续一段时间。

另外,目前智能手机在非洲和拉美等新兴市场的普及率刚达到 45%,这里也蕴藏着巨大的市场潜力。再者,新兴市场的用户也同样需要娱乐,但受限于线下休闲娱乐的方式少,这些用户更愿意花时间在线上进行休闲娱乐,这对我们而言也是一个重要的优势”。

多元矩阵·社交+泛娱乐

亚创在实时视频社交、实时交友等领域都有产品布局。有趣的是这些产品布局时间是交错进行但通过协同推进,都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在 App Annie 刚刚发布的《2021年 Q2 中国厂商社交类出海下载突破榜 Top10》榜单中,有 3 款产品(CuteU、Uplive、MoonChat)来自亚创(包含子公司),这个成绩很难不让人“眼馋”。

目前亚创的矩阵中除了我们熟悉的 Uplive、Lamour 等头牌产品,实际上 CuteU、FancyU 也都能起到单挑大梁的效果,更别说还有 MoonChat、Chatjoy 以及 Cos 派对等后起之秀。

image.png

当笔者问及目前产品都偏向于“现金流”产品,未来是否考虑其他类型产品时,田行智毫不避讳的表示:“在社交泛娱乐领域,我们更加坚持长期主义。因此我们所打造的产品也会更重视其商业模式和用户规模的可持续性。”

他还进一步补充道:“常听海外公司或者中国出海公司提到下载量有多少、用户量有多少,但有不少产品是在赔本赚吆喝。更多的用户量能不能产生更多收入,是衡量一家公司或一个产品是否处于健康状态的一个重要标准,如果产品长期处于投入大于营收的状态,那么我认为是很危险的。现金流是所有公司都应该去考虑的,但这并不意味着现金流产品就是一个没有潜力的业务。CuteU 在 2021 年 5月超过 Tinder 成为了全球下载量最高的 Dating App、亚创全球用户量超4.1亿都是很好的证明”。

image.png

另外,田行智也半开玩笑地提到,创业是很残酷的,一大半的创业者会在创业路上“死掉”,那么如果侥幸“存活”了下来,一定要尽可能早地把商业变现模式和产品设计结合起来,不要想着先把用户圈起来,然后再去变现。变现会改变社区模式。强变现用户会走掉,不变现产品会死掉,这中间要有个度。有一部分用户就是不愿意付钱的,也有一部分用户是愿意付费的,他们其实是可以并存的。那么如何设计出一个平衡的生态,至关重要。

与此同时,田行智还指出:“社交产品和其他 App 的一个最大不同是,一个小的改变或一次不同的玩法融合都有可能会形成完全不同的产品。因此尽管都是视频社交 App,也有可能因为用户的使用场景而有很大不同。目前 Uplive 开播用户有 1900 万,但实际上在 Uplive 上,用户现在使用最多的功能其实不是 1 对多的直播,反而是多对多的视频语音房。所以出现完全创新的产品模式固然是好事,但如果能将社交领域不同的玩法进行融合和尝试,也会是一个不错的思路,不过未来我们也会积极地尝试和探索,包括电商也都在我们的考虑之内”。

image.png

全球办公室·遍地开花

根据亚创官方数据,集团目前已经在卡萨布兰卡、开罗、德里、胡志明市、吉隆坡、雅加达、中国香港、中国台北、墨西哥城等全球 12 个城市设有办公室,这些城市虽然时间不同、文化不同,但都共同发挥了区域协同和本地化的作用。

image.png

我们都知道,在海外设立办事处的管理模式,虽然可以提高本地化的效率,但海外团队的管理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对此田行智给出的解释是,多区域协同管理作战是没有捷径的,更没有灵丹妙药。

首先,在前几年没有疫情的时候,我和合伙人两个人经常到处飞,我们不会直接外派公司高管去管理海外公司,也不会直接雇佣职业经理人,而是选择寻找当地的创业者作为区域总经理,他们既了解当地市场,也了解创业是在真金白银的花钱;

其次,我们会尽量招本地‘打过仗’的员工,这样可以保证团队的认知一致、方向一致、思考模式一致;

第三,愿意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将公司的‘海外文化、英雄文化和老板文化’深刻注入到当地公司的血脉当中,这样尽管大家工作模式和工作任务有所不同,但是目标和责任都是一样的;

第四,大数据以及数据分析系统的支持,这也是我在 Zynga 工作时总结出来的经验,数据是跨语言、跨文化的,对数据的充分获取和洞察,有助于他们看到自己的优势和劣势,是一个提升员工自驱力的好方法;

第五,要给员工输入一些中国的好想法和好做法,然后与当地的文化、政策去碰撞,这样才能够做到多区域协同成长。”

田行智以“运营”为例,进行了更加深入的阐释。

“比如很多人认为,运营是一个极具‘中国特色’的岗位,认为海外的社交泛娱乐公司是没有运营岗的。实则不然,包括 Facebook、Google 在内的很多海外公司没有用户运营,是因为他们的直接收入并不来自于用户,这些公司的客户是广告主、开发者或者是其他 B 端,因此他们并不需要服务普通用户,不需要用户运营,但仍然需要人来运营 B 端的客户。另外,像海外的游戏、电商公司,比如我之前的公司 Zynga,就有很强的运营团队,因为他们是直接从用户收取费用。

运营的第一目的是服务自己的付费用户。因为我们的营收直接来自用户,那么我们就需要设立用户运营,别的公司营收来自B端,那么就要运营和服务好B端。

另外,运营其实可以细分为很多岗位,最基础的是客户服务,即用户遇到问题可以联系得到客服或开发者。其次是活动运营,确保我们做的活动可以精准地覆盖到用户;最重要的是,运营要推动促进用户之间的社交网络和小圈子,这样他们才会长久地留存在应用之中。”

当天,田行智还分享了很多内容,有关菲律宾主播为什么受欢迎、为什么要开始在海外做品牌、如何做内容监管、如何对待一些区域市场的恶性竞争。总之,笔者的笔记本整整写了三页纸,但很遗憾,由于篇幅原因,不能一一和大家分享讨论,不过好在有关田行智、有关亚创的故事还在继续,我们可以以后细细研究。

image.png

哦对了,笔者去的那天正好是 Uplive 成立 5 周年。出门的时候正看见一群年轻的男男女女们聚在一起聊天、吃蛋糕、喝快乐水,可真好,天气很好、露台很好、亚创也很好。


【本篇文章属于白鲸出海原创,如需转载:1、网站端请注明出处,并在文章中附带白鲸出海原文链接。2、微信公号及其他自媒体平台需联系授权方可,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友情提醒:白鲸出海目前仅有微信群与QQ群,并无在Telegram等其他社交软件创建群,请白鲸的广大用户、合作伙伴警惕他人冒充我们,向您索要费用、骗取钱财!

本文相关公司

Asia Innovations Group Limited认证

本文相关产品

Uplive-Live Stream, Go Live

Uplive-Live Stream, Go Live

阶段:已上线

平台:iOS,Android

所属类型:应用


分享文章

扫一扫 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101562
{{votes}}
分享文章

扫一扫 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101562
{{votes}}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与CEO聊合作

(备注姓名、公司及职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