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C2022
当前位置:白鲸出海 > 资讯 > 正文

“重获新生”之后,Blued迎战Grindr?

霞光社  • 

2009年,Joel Simkhai 想要寻找同性伴侣,他花了 5000 美元开发了首个面向男同性恋者的基于 LBS 的社交应用 Grindr,有「男生搜索器」(Guy + Finder)之意,Joel 想通过它告诉那些与他相似的人,未来的恋人可能近在咫尺。

1659862584101.jpg

彼时,在中国,同志网站“淡蓝网”的团队从秦皇岛整体移师北京发展,《环球时报》用两个版面的篇幅**了这家网站的故事。三年后,站长耿乐(马保力)看到移动互联网的机会和国内同性社交应用市场的空白,投入 20 万元做 iOS 和安卓客户端开发,针对 LGBTQ 社交的应用 Blued 上线。

十多年过去,Grindr 的月活跃用户已超过 1000 万,主要服务于欧美国家人群,年收入达到 1.47 亿美元。而Blued的月活跃用户超过 700 万,主要市场是中国,同时是韩国、泰国、越南等地最大的在线LGBTQ 社区,年收入达 1.69 亿美元。

如今,Grindr 是这个赛道上用户规模最大、营收规模第二的公司,而蓝城则是赛道上营收规模最大、用户规模第二的公司。这两款市场区域不同的产品,已成为 LGBTQ 社交行业的两大超级 App,和其他产品远远拉开了身位。

今年夏天,两家公司在资本市场的动作,让人们把目光又聚焦在了这个赛道。

5 月,经历被昆仑万维收购又出售的 Grindr,2022 年再度向资本市场发起冲击,将通过与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Tiga Acquisition Corp. 合并上市。

7 月,蓝城兄弟股东大会通过私有化合并协议,这意味着 BLCT 的私有化已成定局,港股上市公司赤子城科技将成为蓝城的控制方。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买方的赤子城科技是国内最大的社交出海公司,专注海外市场已有十年。这很难不让人联想,未来海外将成为蓝城兄弟的发展重心。这也意味着,接下来,全球约 6 亿人群的“彩虹经济”市场中,可能会迎来两款头部产品的正面交锋。

一、同性社交的“钱景”

同性社交赛道的潜力一直吸引着市场上的众多玩家。

Rayn 用 Blued 有 9 年了,他在上面认识了自己的初恋。现在,他还会用翻咔、Grindr 等热门同性社交 App 去认识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他告诉了我们一个“秘密”:最近两年,很多人还开始用 Tinder 寻找同性朋友,只要在选择“性别偏好”上保持一致,就能发现很多“有趣的灵魂”。

事实的确如此。如今,很多头部社交应用逐渐融入了同性社交板块,比如 Tinder、Bumble、Hinge 等海外主流交友 App 均支持选择同性别偏好,美国开放式社交巨头 Match Group 于 2019 年收购了同志交友应用 GROWLr,希望覆盖更多的同性交友用户,抢占 LGBTQ 市场份额。

image.png

随着性少数群体的权利意识不断增强和壮大,满足 LGBTQ 需求、专注“小而美”垂直领域的“彩虹经济”得到了快速发展。特别是在一些将同性恋合法化的国家,“彩虹经济”已成为被重点关注的赛道。

根据 Grindr 招股书,2021 年,世界上共有 5.38 亿人属于 LGBTQ 群体,预计到 2026 年,这一数字将上升至6.6亿,十年间复合年增长率将达到 5.4%。从年龄段分布看,未来Z世代(18~24岁)增长最快,2021 年增长速度为 10.3%,预计 2026 年增速提升至 13.8%,是 65+ 年龄段人群的 4 倍。高学历、高收入、乐衷于享受生活是他们的标签。

全球 LGBTQ 群体不仅数量可观,同时拥有超过平均值的可观消费能力。沙利文的一项调查报告显示,LGBTQ 人口的平均可支配收入普遍高于普通人群,2018 年全球 LGBTQ 市场规模为 3.9 万亿美元,预计到 2023 年将达到 5.4 万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为 7%。

而在同性社交这一更细分的赛道,该报告预测,2023 年,全球 LGBTQ 在线社交市场规模将达到38.42 亿美元,这一群体在在线社交平台上的MAU(包含泛社交平台及LGBTQ群体垂直社交平台)从 2015 年的 3.938 亿人,高速增长到 2020 年的 8.348 亿人,复合年增长率达到 16.2%。

另外,LGBTQ 群体表现出了很强的用户粘性和强大的付费能力。Grindr 招股书显示,产品的用户平均每日使用时长高达 61 分钟,是第二名 Facebook 的近 2 倍。根据沙利文报告,Blued 用户平均每日打开这款App的次数超过 16 次。

image.png

较高的收入水平决定了 LGBTQ 群体拥有更强大的消费意愿和消费能力,特别是他们较少需要考虑买房、结婚和抚养孩子等问题,因此他们更愿意在文化娱乐上消费。

所以我们看到, 虽然 Grindr 和 Tinder 均采用差异化定价方法,且付费功能基本相同,但 Grindr 的订阅价格要明显高于 Tinder 的定价。在美国,Grindr每月会员订阅价格为 24.99 美元,而 Tinder 仅有9.99美元。

image.png

除了 Grindr 和 Blued,Hornet、Scruff、Jack'd、GROWLr、Taimi 等也是海外较热门的同性社交产品,不过,这些产品的用户规模相对较小,暂时无法和 Grindr 近 1100 万的月活,以及 Blued 的 720万月活相比较。

因此,从 Grindr 和 Blued 两款产品的市占率及全球超 6 亿的 LGBTQ 群体人数看,大多国家尤其是新兴市场的渗透率仍然有非常广阔的增长空间。

最后,Grindr、Blued 等同性社交产品均将目光瞄准了大健康市场,在产品融入了男性健康服务,如Grindr 根据用户需求为用户提供最近的HIV检测地点,Blued 推出了荷尔健康,发展潜力巨大。

长期以来,男性健康需求并未得到有效满足,存在隐私保护不足、购药渠道受限、以及性教育意识不足等问题。很多时候,因为性取向和性别认同方面的偏见,LGBTQ 人群很少能够得到高质量的护理和治疗,因此在大健康领域做各项医疗、健康服务也能帮助平台实现收入多元化和新的增长点。

无论是以中国为起点的 Blued,还是从美国起家的 Grindr,都向市场证明过自己,全球同性社交赛道大有可为,“钱景”犹在。至于谁更能把握机会?可以从二者过往十多年的发展来窥视一二。 

二、领跑者Grindr

Grindr 的创始人 Joel Simkhai 是以色列人,3 岁时全家移民到美国,他和他的两个兄弟都是同性恋者,父母都接受了儿子的同性恋身份。Joel 曾在**中谈到自己曾在 Grindr 交了三四个男友,而他的父母现在对儿子感到十分骄傲。

如今,Grindr 在菲律宾的渗透率达到 45% 左右,在美国、加拿大等地的渗透率达到了 20% 以上,在美国同类型产品中市场份额第一。一位业内人士告诉霞光社,高渗透率带来的高用户密度,可以使用户匹配更精准。

image.png

为了在茫茫人海中锁定范围、提升匹配效率,Grindr 启用了个性化标签。每位用户可以在自定义中选择一些和自身相符的标签贴在个人资料中,比如个人身材、性格等方面的描述关键词,使用户可以利用这些标签进行搜索。

不过,用户若想让标签更精准,就必须开通会员。Rayn 告诉霞光社,Grindr 把一些用户更看重的功能加以限制,以让用户为产品付费。目前,Grindr 将付费会员分为 Grindr XTRA 和 Grindr Unlimited两档,开通会员后,不仅可以在用户筛选上支持更多自定义选项,还可以查看更多远距离的人,并查看访客记录。他说,如果不开会员的话,“附近的人”功能就会有距离限制。

2021 年,全球有 72.3 万人选择为 Grindr 订阅会员。

image.png

作为 LGBTQ 社区,Grindr 还参与到了性别认同平等的推动中,与多个国家的性别认同组织取得联系,以普及知识、游行、提供服务等方式进行宣传教育,为 LGBTQ 人群争取更多权益。

Grindr for Equality(G4E)正是这样一个计划,此前,它曾帮助推进美国和澳大利亚的同性婚姻合法化,并为中东北非地区的 LGBTQ 组织捐赠 10 万美元,用于 HIV 服务等方面。根据招股书,这个计划还在增加 LGBTQ 获得艾滋病毒检测等重要医疗服务的机会。

但喜剧演员 Jack 却并不认为 Grindr 在推动平权,他曾在接受 BBC **时提到,在 Grindr 上,种族歧视是最常见的,你很少看到亚洲人,没有黑人,没有胖子。从下载 Grindr 的第一天起,他就认为Grindr 含有很深的偏见。

即便如此,Grindr 依然是欧美最大的同性社交应用。2021 年,Grindr 收入达 1.47 亿美元(折合9.89亿人民币),同比增长 30%,其中 66% 的收入来自于会员订阅。营收保持高速增长的同时,Grindr却并未在营销上花费过多,利润同样实现了稳定增长。招股书显示,Grindr 年度营销支出仅占收入的 1%,2021 年 EBITDA 利润率达 53%,高于社交应用 Tinder 和 Bumble。

image.png

2016 至 2017 年,昆仑万维共计出资 2.45 亿美元,收购 Grindr 的全部股权,以投资的方式入局这一赛道。虽然在海外监管的压力下,昆仑万维被迫以 6.2 亿美元的价格出售 Grindr 全部股权,但也获得了近 34 亿人民币的投资收益。

如今,在被昆仑万维“忍痛割爱”后,Grindr 开启自己的上市之路。面对在海外蒸蒸日上的 Grindr,即将“抱上大腿”的蓝城兄弟,有机会和 Grindr 正面交锋吗?

三、Blued的机会

蓝城兄弟财报显示,2021 年第四季度,Blued 等产品的平均 MAU 达到 720 万,公司 2021 年总营收达到 10.77 亿人民币,仍然保持着增长。这个用户量仅次于 Grindr 的全球第二大 LGBTQ 社交 App,收入超过了后者。但其 40% 的海外用户,贡献的收入仅有 12%,可见其还没有学会挖掘海外用户的价值。

image.png

十多年的同性社交网站运营经验让耿乐对国内用户人群的需求十分了解,2012 年 11 月,Blued 上线,在没有做大型推广的前提下,一年内用户数突破 200 万。

上线 8 年后,Blued 在全球累计收获了 4900 万用户,覆盖 210 多个国家和地区。在国内,它是最大的同性社交平台;在海外,它是用户规模第二大的同性社交产品,同时也是韩国、泰国、越南、印度等多个亚洲国家最大的 LGBTQ 社区。

image.png

Rayn 告诉霞光社,在 Blued 上,想隐藏距离和上线时间、拉黑用户、发闪照、选择更精细的择友标准,都需要开通会员,但刷到更远距离的人上,Blued 则是免费的。霞光社发现,和 Grindr 会员订阅的主要变现模式不同,2021 年,Blued 通过直播变现带来的收入超过 76%,达 8.2 亿人民币。

财报也显示出了蓝城兄弟正面临的困境。除了前文提到的未能深入挖掘海外用户价值,利润持续下滑也是一大问题。

2021 年,蓝城兄弟净利润为-3.10 亿元,同比下降 1493%。财报指出,由于国内直播行业遇阻,公司相关业务的发展随之受限。相比 Grindr,由于 Blued 收入来源主要由直播功能贡献,因此收入成本高于 Grindr,使利润情况差异巨大。

此外,知情人士透露,Blued 营收亏损还在于其在海外进行大规模投放,但最后的获客效率不如预期。

但即便如此,Blued 海外市场的增速仍然远高于国内。财报显示,蓝城兄弟的海外营收从 2019 年的5008 万增长到 2021 年的 1.28 亿,海外市场的用户规模增速也远超国内。海外的增长潜力,显然是赤子城科技看中 Blued 的重要原因之一。

根据蓝城兄弟 6 月发布的 13E-3 公告,赤子城科技极可能是蓝城兄弟未来的“掌舵者”。如果二者进一步融合,会产生什么样的化学反应?这不禁让人想起上一个被赤子城收购、融合、赋能的产品——MICO。

image.png

从早年的孵化,到近两年的持续加码,赤子城科技把开放式社交平台 MICO 一步一步收入囊中,在2020年完成了对其的并表,同时不断利用自身的技术和海外运营优势赋能 MICO,把 MICO 做大。

2017 至 2019 年,MICO 的年收入从 0.58 亿元一路上升至 3.82 亿元,保持爆发式增长的态势。2020 年正式并入赤子城后,MICO 的收入加速“起飞”,有研报分析其如今已是一款收入超 10 亿量级的产品。

目前,MICO 已经登顶 70 余个国家和地区的社交应用下载榜,在 data.ai 的月度非游戏应用出海收入排行榜上稳居 Top10。除了其一直以来的优势市场中东、东南亚,MICO 近两年在欧美、日韩等发达市场也实现了破圈,进入美国、日本社交应用畅销榜 Top15,仍然处在上升的轨道上。

从 Blued 的长短板来看,这款产品同样具备被赤子城“化腐朽为神奇”的潜质。具体来说,蓝城的长板是赛道的增长空间和产品的用户基本盘,符合赤子城社交战略的基本条件;蓝城的短板是海外获客效率、运营效率、变现效率,这些恰恰是赤子城所擅长的。

随之而来的问题是,如果 Blued 在赤子城的加持下发力海外,会和 Grindr 正面交锋吗?

从产品的基本情况来看,Grindr 等海外同性社交应用起步较早,有较强的品牌效应,隐患是多年来产品形态基本没有太大变化,仍以图文社交为主要方式,趋于陈旧,无法满足所有 LGBTQ 群体尤其是年轻人的需求。Blued、GROWLr 等音视频社交应用正在受到越来越多年轻用户的喜爱。

数据显示,Grindr 的用户年龄更大,36 岁以上的用户占比高于 Blued,而在 24 岁以下年龄段的用户中,Blued 占比相对更高。

从商业化能力来看,蓝城营收虽超过 Grindr,但利润水平远低于后者。能否优化商业化效率、提升盈利能力,是蓝城接下来面临的巨大挑战。

从市场覆盖来看,Grindr 覆盖的欧美市场,用户价值更高、付费习惯更好。不过同性社交 APP 渗透率较低、增长空间更大的国家多是 Blued 的优势地区,对标相似社会背景的高渗透率国家,预计未来日韩、东南亚、南亚等市场还有较大增长空间。

image.png

不过,蓝城未来的市场可能不仅限于此。耿乐(马保力)曾经说过,“我们现在亚洲第一,下一步想去北美,然后是拉美和欧洲。” 虽然耿乐“淡蓝的梦”可能已经搁浅,但如果蓝城跟随赤子城的战略路径,欧美市场也是其迟早要进攻的领地。那个时候,和 Grindr 的正面交锋可能会是一场硬仗。 

精神医学认为,同性恋并非精神疾病或疾病,WHO(世卫组织)早于 2000 年将同性恋从“精神障碍”中删去,更多人开始正视少数性取向群体的存在。观念开放下,全球 LGBTQ 群体人数持续增长。我们相信接下来会诞生更多面向 LGBTQ 人群的社交产品,而 6 亿人的“彩虹经济”,也将不再只有两款产品展开正面交锋。


文章信息来自于霞光社 ,不代表白鲸出海官方立场,内容仅供网友参考学习。对于因本网站内容所引起的纠纷、损失等,白鲸出海均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如若转载请联系原出处

友情提醒:白鲸出海目前仅有微信群与QQ群,并无在Telegram等其他社交软件创建群,请白鲸的广大用户、合作伙伴警惕他人冒充我们,向您索要费用、骗取钱财!


扫一扫 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白鲸客服微信白鲸客服微信
微信公众账号微信公众账号